c99

            我国的慈善立法历经十年,终于在2016年3月16日尘埃落定。在这十年中,我国的慈善事业伴随着争议不断前行,弥补了政府提供社会公益服务的缺位,发展了公益慈善事业。

        这次慈善法的立法,公众最关心的莫过于慈善基金的募集方式,即打破公益基金公募的主导地位。国务院常务会议于2004年2月11日通过的《基金会管理条例》第三条规定了基金会募集公益资金分为公募和非公募(即私募)。该行政法规是为规范公益基金的募集与监督管理而制定的,其缺陷在于只提及非公募基金,对非公募基金的其他方面一概没有涉及,这也让公益基金的私募变得争议重重。
本次慈善立法为回应曾发生过的“郭美美事件”、慈善基金规定的缺陷以及防止热衷慈善事业的人士和组织因担心自身设立基金会进行私募的行为存在法律风险而望而却步等情况,本次慈善法特别对定向募集进行了规定:(一)主体:需是依法成立,符合《慈善法》规定,以面向社会开展慈善活动为宗旨的非营利性组织,也就是说,募集主体不得是个人,将个人募集排除在外。如果个人需要筹集慈善基金做慈善,只能设立慈善组织或通过慈善组织来进行。(二)时间和募集范围:慈善组织自在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登记之日起;私募范围只能在发起人、理事会成员和会员等特定对象内进行,此处的特定对象不仅限于所列三类人,还可以包括其他特定的人或公司、组织等,即限定范围内的少数对象,才能保证其定向募集的性质,是不能公开募集的,且需要向募捐对象说明募捐目的、募得款物用途等事项。(三)限制条件:不得采取或变相采取慈善基金的公募方式。(四)资格条件:无需获得公开募捐资格。从这些规定来看,慈善立法已经为慈善基金的私募打开了很大一个缺口,为热心公益事业的人士和单位提供了一种合法、规范的新途径。
           私募和公募慈善基金,其目的都是通过社会力量的参与,发展和壮大社会慈善事业。当前,中国社会热衷慈善事业的人士和单位愈来愈多,提供低门槛的慈善途径是新的突破口,关键是通过立法保障私募慈善基金的规范化、透明化运作,这才是私募慈善基金的可持续发展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