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及其补充规定的理解

       家庭是社会的基本单元,家庭的稳定关乎社会秩序的安定与和谐,这是我们每个人每个家庭的殷切期盼,这也符合中国传统伦理道德所倡导的“和为贵”思想。时至今日,社会的快速发展,国人的思想观念已经变化,传统观念对国人的束缚逐渐降低,法律成为解决家庭纠纷的主要途径。因此,一国婚姻家事法律制度的建立和完善成为关键。

前段时间舆论炒的沸沸扬扬的“女方因丈夫擅自在外借债致使其离婚时负债数百万”的新闻赚足了社会各界的眼球,在老百姓和法律界产生了巨大的争议。后来更是爆出全国各地类似案件的数量之大,达到令人咋舌的地步。归根结底,这些案件出现的原因正是源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该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基于此,在司法实践中,法院遇到类似案件的审判逻辑为:夫妻一方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举债,不论该债务属于何种性质的债务,只要夫妻另一方不能举证证明符合第24条后半段之规定,则一方所举之债务归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这条规定当初的立法意图是为了避免夫妻故意逃避所负债务而侵害债权人的利益。经过多年的实践,该条文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同时,负面效应也逐渐显现。典型如夫妻一方擅自在外举债且数额较大,不知情的另一方在离婚时是否需要承担该债务。从法理上说,“恶债不受法律保护”,这是不言而喻的。问题的关键是,夫妻一方擅自在外负担巨额债务是否可以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这样处理是否合理。
针对实践中存在的类似案件,基于舆论的宣传,最终最高法于2017年2月28日发布了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的补充规定和《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及夫妻债务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以解决婚姻法司法解释(二)中24条适用引发的争议。该补充规定增加两款为: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从其规定来看,该补充规定只是重申了“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的理念,仍未解决前述夫妻一方合法债务的合理承担问题。一定程度上说,这对解决相应争议于事无补。例如:甲和乙是夫妻,丈夫甲因炒股需要向第三人丙借债30万。已知甲炒股是偷偷进行,其炒股资金未使用夫妻共同财产,妻子乙完全不知情。后来,甲乙双方因感情破裂诉讼离婚,在分割财产和债务的过程中,妻子乙方得知这一情况。这种情况下,丈夫甲所借外债属于合法债务,用于正常的炒股。如果按照第24条及其补充规定,这类债务将划归夫妻共同债务,妻子乙将需要承担一部分还债义务。这种处理结果的合理性值得怀疑,毕竟现实生活中,夫妻双方通过协议约定财产归属方式的情况不多,不知情一方对另一方所负债务也很难举证。因此,不知情的一方在此类案件中往往处于不利地位。
 
法律小建议:夫妻双方遇到类似情况,一定要提高警惕。对夫妻一方擅自向外举债的行为,为防范风险,夫妻双方可以在自愿平等合法的基础上事前订立对外借债或者说家事(此处家事不仅包括日常家务,也包括夫妻共同财产的处置和为家庭生活等合理需求举借外债等行为)管理的协议(可以借鉴民事代理协议)。
涉及主要法律条文: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
第十七条 婚姻法第十七条关于“夫或妻对夫妻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的规定,应当理解为:
 (一)夫或妻在处理夫妻共同财产上的权利是平等的。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任何一方均有权决定。
 (二)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他人有理由相信其为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另一方不得以不同意或不知道为由对抗善意第三人。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
第二十四条  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照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的情形除外。
(3)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的补充规定
在解释(二)第24条的基础上增加两款,分别作为该条第二款和第三款:
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